编者按:被称为“海上世园会”的锦州世园会会前曾以“五个前所未有”而备受瞩目,然而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填海造田、23亿元的投入办世园非但没有带来期待中的效果,还引起游客的不满和专家的质疑。本报对锦州世园会分两篇文章进行报道。
  5月10日,“2013中国锦州世界园林博览会”在渤海之滨辽宁锦州拉开序幕。由于本次世园会选址海边,通过填海造地而建,所以锦州世园会又被称为“海上世园会”,并被称为是一项“创举”。6月上旬,记者慕名而去。
   “闻”世园:“出生不凡旷世之作”以往举办世园会通常是利用现有公园、山林地等既有场所,而这次作为承办方的锦州市政府考虑到要将土地资源充分调动和利用,选择在海滨城市利用填海造地的形式建设一座园林大观园,这在世园会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锦州世园会宣传策划部部长罗冠华称:其他城市办世博会是在一张白纸上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而锦州建设海上世博园必须先把这张白纸造出来。锦州世园会官方网站上总结了博览会的五个“前所未有”:前所未有的珠联璧合、前所未有的滩涂神话、前所未有的海洋特色、前所未有的园艺水准、前所未有的丰富内容。
   “前所未有的珠联璧合”背后还有着一个曲折的故事:2010年初,锦州市政府首先向国际园艺生产者协会(AIPH)提出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的申请,但是该组织明确告知已经不可能,锦州市如果想申办最快也只能排到2018年以后。【详细】


500万株被拔除的郁金香“遗体”等待处理,场面“悲壮”

  世园会选在锦州龙栖湾开发区,从锦州市区到世博园车行约30分钟。车驶过城市和村庄,渐渐向海边靠近,人仿佛都可以闻到风中夹杂淡淡的海腥味。晚春和干旱让这片开发区显得有些荒凉,道路两旁用架棍撑起的行道树多少能给辽阔的原野增添点生机。
  6月的阳光直晒地面,让人觉得有些燥热,本想着进入园区以后找个树荫乘凉,可是到园区一看,并没多少可遮阴的地方。大的树木大都种在小山包上,其间铺满着草花和草坪,况且也尚未成形,纤弱的树干被众多架棍撑着,枝叶潦草地长出了些,无精打采地随风摇曳,让人有点置身苗圃的感觉,偶然还能发现几株叶片大部分焦黄的油松。这些病怏怏的大树,别说为人遮阴挡风了,感觉它们都快要被骄阳和海风摧毁了。当记者欲向一位正在补植新树的工作人员询问植物的具体死亡情况时,他立即敏感了起来,显得有些不自然,扔下一句“不多,就偶尔死一两棵”便匆匆走远了。
   园中大部分采用的是传统人工水管灌溉给植物浇水,记者在很多地方发现,大量的水并没有渗入地面而是聚集到了低洼之处,形成水汪汪一片,完全渗透到地面需要很长时间。【详细】


丹东园内小叶黄杨死亡达到70%,大树少,花草成活率不高

  “既然是世界园林博览会,就应该多展现园林该有的东西。”一位资深园林专家专程从南方来到辽宁,先后参观了2006年举办过“世界园艺博览会”的沈阳世博园和正在举行“世界园林博览会”的锦州世博园。他评价说,沈阳世博园依托沈阳植物园,有很好的立地基础,虽然举办后经历数年,依然方兴未艾。园中园林小品丰富,人们在园中有很多可以休息赏玩的地方。这与锦州世园会形成鲜明的对比,锦州世园会里真正属于园林的东西匮乏。归根结底是没有建园的基础,缺乏园林内涵,给后续的运作管理也增加了难度。沈阳多年从事花卉行业的陆女士也有同感,她认为,园区内花多树少,给人空荡荡的感觉,少有游玩和休憩的地方,让游客赏园的兴致大大降低。
   缺乏园林景观效果,植物的生长状况不好是很大因素。由于世园会选在渤海之滨,海风侵蚀和土壤盐度大就成了制约因素。土壤不渗水———看似不怎么严重的问题,却隐藏着很大的危机。有着丰富盐碱地治理经验的魏先生告诉记者:“不渗水,有可能是土质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排盐管埋的不好。【详细】


近处枯萎的花草,远处稀疏的树木,世园会的未来让人堪忧

 
  锦州世园会以“海”闻名,而实际上,也正因为“海”惹上了麻烦。“填海造田”举办世园会的弊端进一步凸显,外界也发出质疑之声:花将近23亿元填海办世园会,会不会成为弄巧成拙的败笔呢?
  锦州龙栖湾新区位于渤海之滨,总面积212平方公里,被定位为辽西最重要的临港产业基地,致力于发展成为渤海北岸著名的宜居海洋新城。举办“海上世园会”被视为当地发展绿色经济、吸引外界关注的重要一步。据了解,从2011年8月工程开工,到2013年4月世园会试运行,世园会工程填海面积3.3平方公里,共计回填土方2000万立方米,硬是将一片废弃的盐碱滩地,打造成一座园林大观园。
  填海造田,又称围涂,是指在海滩和浅海建造围堤阻隔海水,并排干围区内积水使之成为陆地。填海造田有利有弊,有序的填海造田能为地方经济发展创造土地空间,而过度则会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得不偿失。自2003年以来,我国围海造田运动正在以数倍于过去的速度高速发展。2005年以后每年围海的面积都超过1万公顷,在整个渤海、黄海沿岸,填海造地如火如荼地展开。2011年10月20日的《光明日报》上曾有文章指出:疯狂的“填海大跃进”正在加速着渤海湾的淤死。【详细】


建设时期的世博园:海岸线被改造的规整了,却少了自然的气息

  据了解,在我国,围填海新建设用地游离于全国宏观调控之外,尚未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这从客观上加大了监管的难度。以前有过相关报道指出,很多填海项目为了回避“填海造地”这一敏感词汇,就以“滩涂整治”等说法作为宣传口径打“擦边球”。而锦州世园会也打出了“海岸修复”的旗号,旨在强调世园会项目是对废弃的滩涂、虾场进行修复,是在“引导美丽”。
  可无论打着怎样的旗号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人们都不该再以破坏生态为代价,走粗放型发展、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孟兆祯教授认为,大陆与海经过上亿年才达到平衡,人为地大规模改变海岸的做法,是不科学的,是违反自然发展规律的。
  在全世界,填海造地最多的国家是荷兰和日本,近年来,人们渐渐意识到,填海会改变自然形成的海岸线,破坏沿海生态系统;海水自净化能力减弱,继而导致海水水质恶化,所以,荷兰、日本现今已放弃“填海造田”,转而尽可能地将之前所填海域恢复原貌。据了解,如今在日本国内申请新的填海造田的项目,基本是不可能的。 【详细】


泛出咸水的土壤,真的能种好这棵绿树吗?

 
  《红楼梦》中诗云:“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以讽刺盲目追赶名利的社会现象。如今争相举办世园会的热度持续上升,让人有几分“乱哄哄”的感觉,从现场展示效果和后续利用来看,并不是都能如人所愿,“世园会热”需要降降温。
   “脂肪并不是细胞”
   世园会应该展现什么———这是世园会举办的立足点。在锦州世园会中,乔灌木不成气候,一二年生草花就当了家,以至于园林业界很多人共同感慨:园林内涵缺失。记者调查了解到,游客普遍认为,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栋建筑还能勉强凑出点园林规划的气氛,总体来说就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园林景观。
   然而这个现象也不只是出现在锦州世博园中。纵观现在园艺园林展会,用草花草坪“装点”展场、举办另类的文艺演出吸引游客眼球、把能拿出手的都“塞”进来似乎已经成为“主流”。可脂肪并不是细胞,无论从展出期间的效果和后期运营来看,这些脂粉或许能使世园会稍显丰润,可它们毕竟撑不起园林骨架,难以形成园林的内涵。
   一位园林老专家对此感到很遗憾,他认为,尽管立地条件有限,但是一味靠一二年生草花填充景观、娱乐节目渲染,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一个园博园应该考虑到园林的内涵、四季的变化。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教授陈金水认为,赶工期和植物适应的局限性使得理想的景观难以实现,因此不得不靠其他的东西来弥补。
   “不同方法培育出来的孩子不一样,教育引导方式不当,还会让‘孩子’误入歧途。”沈阳一位园林高级工程师形象地将做园林工作比作带孩子,她说,世园会这‘孩子’不好带,没有好的立项条件、缺乏出彩的景观设计、丰富的景观树种,‘孩子’很容易营养不良。如果让‘孩子’不按规律胡乱“进补”,更是不健康的。
   “在国外,无论展会,还是公园,他们的理念之一就是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园林花卉资深专家朱先生认为,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东西,但是不能盲目。中国在园林方面有很多好东西,但是没有表现出来,这样不利于形成良性循环。既要表现出我们的民族特色、传统文化,又要与时俱进,与自然生态结合。不注重专业技能和可持续利用的世园会,效果不会好的。【详细】
版权声明:以上文字及图片均为中国花卉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一律不得转载、摘编。
 
Copyright (C) 2003-2013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证040931号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